关于掌控“变化”需要的几点能力

规划理论

在上面这篇文章我提到,规划的一个非常核心不是在现在为未来制订了多么详尽的计划,而是能够即时的掌控变化。那么怎样才能掌控变化呢?经过一个月的思索,我想到至少有两点能力是我必须要掌握的:

第一:推演未来的能力。因为如果不能够拥有推演未来的能力,那么就不能知道变化可能产生的结果是什么,而不能知道这些未来可能产生的结果,那么一切的规划所针对的对象就不存在了,而规划本就是针对那些可能的结果而产生的,所以规划没有产生它的土壤,也就无从谈起了。

第二:强迫自己立即做出改变的能力。做出规划之后,所面临的第一个大问题就是实施这个规划,要实施这个规划,那么便需要停下正在做的事,去开始做另一件事情,这就是需要做出立即的改变。然而改变其实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因为放弃我正在做的,意味着“沉没成本”,否定了自己之前做的一切,从头开始做一件新的事情,则又要经历一段不舒服的适应期。

深度思考

这学期加入了陈安东组织的学习小组,参与了几次讨论,但是很可惜,几次讨论我都无法提出什么有价值的建议,固然,一方面是我的能力的问题 ,因为我的确除了会死读书外,一无是处,很多的能力都没能得到锻炼,但另一方面,我也发现一个问题,就是在与人讨论的时候我会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思考。在这篇文章中,我想深入探讨一下后面一点。

为什么我几乎无法集中注意力深入的思考?我想有几个原因:

1、我对别人说的话的印象很浅,很快就会忘记,这一点我刚上大学去辩论队的时候就发现了。

2、不习惯对人话进行思考,我大概从高中才开始用脑子思考问题,然而我的思考也主要是针对书本上的知识进行思考,却很少对别人和我说的话进行思考,所以我不习惯对别人说的话的进行思考,也不知道怎么思考。

3、我的反应速度很慢,而语言之间的交流是非常迅速的。

但是其实追根究底,是我缺乏对这方面的锻炼。我觉得,有意识的控制自己进行思考,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是一个办法吧。

ps:看到别人可以快速的和老师讨论,和其它团队的人讨论,都好羡慕啊。

如何解决那些令我不知所措的东西

是非的对立,天地的分离

在上面这篇文章中,我明白一切事物初生之时都是混沌的,这混沌的世界没有章法,没有秩序,没有类别,没有准则,这些都使得我面对着新的事物显得不知所措,我停留在原处,不知该像何处前行。所以混沌之后,必然便是分类,或者说是进行解构,将这混沌解构,我从这些解构中看清处这混沌中隐藏的清晰,然后我再看这世界,便变得清晰起来了。

解构,解构,那些令我感到困惑与不知所措的东西,我要将他解构,这样一切就会清晰了。

我的金钱观

我发现我对金钱的观点很奇怪。

一直以来,我都是过着比较节俭的生活。比如我衣服要穿很久,一直到有些坏了才会买新衣服。吃饭也是不敢点太贵的菜。另外我几乎从来不请同学或朋友吃东西,从来不主动付账。所以从这些就可以看出来我似乎是一个对金钱极度吝啬的人。

但我真的是一个对金钱极度吝啬的人吗?我想并不是这样的,因为事实上我是不怎么关注金钱的,金钱于我,只不过是一个模糊的数字而已。

我发现我的观念有些奇怪。即我要么非常穷,要么非常有钱,没钱的时候,我就独善其身,靠着少许的资源延续自己的生命,不付出任何的东西。有钱的时候,什么几千几万几十万几百万我都是不会太在意的,我会非常非常大方。【似乎有钱只是一种幻想啊!!!不过如果真的有钱了,我应该会像我想的这样的。】

学习的陷阱

1、广度的陷阱。

这个陷阱的产生主要是由于各种不同知识的牵连关系造成的,如果不加以注意,很可能学着学着就偏离了最初学习的目标,忘记了自己真正应该学习的是什么知识。

2、深度的陷阱

比如我想要搞清楚一个kdtree数据结构的原理,我去看提出kdtree的原始论文,但是这就涉及到很深的知识,如果没人讲解,想要搞懂是几乎不可能的,所以花大量时间去理解这个问题的本质,只会得不偿失。

关于漂泊

漂泊

上面链接写的文章主要体现了我既渴望漂泊又渴望稳定的一种矛盾状态。但是我觉得我目前向往的仍然是漂泊,因为我真的是还很年轻,才21岁,我渴望到社会中去历练并成长。“将欲得之,必固失之”,相比起稳定的继续封闭倾向,我更需要的是历练,让生命多一份生气。

 


这是一个矛盾的体现,我觉得以后可能还会思考这个问题。

责任的精神

今天想去图书馆借书,主要是想看The Elements of Statistical Learning这本外文书,我以前从来没有去过六楼,所以我到五楼想要去六楼的时候,有些害怕(为什么?),我站在五楼到六楼中间的楼梯,望了一眼楼梯,看见上面有人,就不好意思往上走,就退下来了。我还记得大一(?)的时候,我关注了一个留学的宣讲会,然后那天开始的时候,我到那间教室,发现里面已经很多人了,就路过那个教室,离开了。我还记得去年我想去拿三等奖的奖状,但是发现吴洁老师上课的教室有很多人,我就不去拿了。我还记得,一个月前,我想去换药,我坐在换药室外面,但是看见人流络绎不绝的进入换药室,我就离开,等到下午才去。

上面举了这么多的例子,我想说明一个存在于我身上的一个问题,尽管这个问题可能我已经说过几次了,就是我总是想要逃避,我总是想要隐藏起来,我总是不想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我总是想要想要做一个局外人、旁观者。为什么我会这样做呢?是因为我怕见人吗?是因为我害怕别人关注我吗?是因为我害怕别人眼中的我吗?

我说出上面这个问题,就是想要说明,如果我仍然继续像这样做下去,那么,我就不可能做到承担责任,因为我在逃避,在隐藏,在躲避,我根本没有去对抗也没有去承担任何的外界压力,不能够主动的去承担压力,又怎么算是有责任的精神呢?

“舍我其谁”、“虽千万人,吾往矣”。我想,这是责任的精神吧。而我上面所做的逃避行为,是懦弱而没有担当的。

关于年龄

对我而言,年龄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因为我复读一年,再加上户口大一年,那么我就显得比同一届的同学大两岁了,而之前十多年我和周围的同学都是同龄人,所以这年龄就让我感到很刺眼。

一个有趣的现象:

大概是在一直在学校呆着,就觉得高年级就一定要压低年级一头。在学校里,我喜欢的女生也是基本和我同龄的。但是到了社会,我发现一些不同的事情发生了,比如男女结婚的年龄差,男性可以比女性大2岁,大3岁,大4岁,大5岁,大6岁,如果以学校年级划分的角度来看,大概就是高三的男生找高一,初三,初二,初一,小学六年级的女生谈恋爱,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

不过说到年龄,我有些不想读5年的博士,因为读出来按户口本上我就是29岁了,我感觉我什么都还没准备好,就马上进入30岁,实在是很麻烦。

无形的力量

之前我领悟到我需要一个防火墙,来替我抵挡无形的伤害,这里,无形的东西产生了真是的伤害,所以无形之力也是很强大的,因为我以后想要借助这些力量,所以我想要在这篇文章处通过文字的形式,把一些无形的东西,给显示的表现出来。

1、头衔。总观我的整个学生生涯,做过两次班干部,一次是六年级当班长(我还记得是杨洪鑫(名字可能记错了)推荐的),一次是高四的学习委员。由于性格原因,我当班干部基本上是不作为的,我也不怎么在意干部这个头衔。但是现在我发现,原来头衔是有大用的,比如你看大学班上的学习委员,有了学习委员这个头衔,ta就非常容易和老师打交道,再比如今天组成原理的老师想要把ppt,他也是找那个所谓的负责的人。另外还有一点,就是你有了头衔,那么你干很多事情就可以由非常直接的理由了,比如如果我有学习委员的头衔,那么我就可以直接去拷老师的ppt而不用瞻前顾后。所以头衔的力量可以借助。

2、师出有名。其实头衔就利用了师出有名的力量,不过师出有名是一种更宽泛的概念。师出有名中的名似乎是虚名,但其实是有实际力量的。

3、人脉的力量。其实在这个社会,如果一个人孤军奋斗,那真是力量太单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