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语言结构性的钝感

今天管理学的讨论,我觉得他们的讨论没有结构,我发现我错了,因为事实上他们的讨论是有结构的,因为当他们把他们讨论的结果在纸上用文字按条例列举出来的,我就发现其实是有结构的。但是为什么我感觉没有呢?我想这是因为我对语言,特别是以声音这种短暂存在的东西,我的顿感就更强烈了,因为我必须借助记忆去构建这些结构,而我大多数时候只擅长推理,不擅长记忆。

文字与图像的结构

我发现,图像是结构最好的载体,而文字不是。注意,我并不是说文字没有结构,事实上,文字也是有结构的,只不过啊,由于文字是有先后次序的序列化的一串,所以从一长串的东西里,找出其中的相互作用的结构,是非常困难的。并且由于语言是以符号为载体,而符号之间的视觉差异是非常小的,所以这种结构并不是直接体现在语言的文字表达上,而是由文字所涉及的语义体现的(语义就是非常抽象的东西了)【似乎这些顺序本身也是一种结构,因为有时候调换一下词语的位置,就能够改变文字的意思(不过似乎正是由于这种序列化结构太过强大,导致其他的结构就难以体现出来,所以想要体现出其他的结构,就需要想办法破坏顺序化的结构)】。然而图片我可以通过观察形状,颜色等等特征,清晰的看到他们的结构,因为图片完全不是序列化的,而是直接依靠各种结构进行排列的。(我发现,排版好的文字能够很好的显示出其中的结构,也是其破坏了文字的序列化,将难以感知到的微弱的文字结构,转化为容易感知到的图形(视觉)结构,使得这种微弱的文字结构能够通过视觉功能而非抽象的语义理解功能清晰的被感知到。。。)

感觉我似乎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的东西,所以我一定会去研究cnn等神经网络,因为他们有很好的结构提取能力。【神经网络本身也是一种结构,所以我除了研究它的结构提取能力外,还会去研究它本身的结构。】

怎样阅读

经常在知乎上看一些答案或专栏文章,或者看一些人写的博客,我的阅读量是非常巨大的,但是如何阅读才能最大程度的获取有价值的东西,我却从来没有总结出一套系统的方法论,实在是不应该,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开始,在这篇博文中,逐步将这套方法论显化出来。

首先是为什么要进行阅读?基本上只有三种情况才会进行阅读,一个种是打发时间的随意阅读,一种是想到或者遇到一些问题,想要在这些文章、回答等中,获取我想要的信息,还有一种是在刷知乎、teitter、reddit等想要发现新的有价值的信息。

然后是阅读的文章的类别。有一些是发表个人见解(如我写的博客),有一些是

最重要的问题来了,怎么阅读呢?
1. 抓住文章的结构,文字的结构是难以察觉到,但是他们其实是非常重要的,千万不要因为这种结构难以察觉就认为其不重要,所谓“视之不见名曰夷”,我需要一双特殊的眼睛,去看那些一般的眼睛看不见的东西。

2. 阅读不是认字,也不是认单词。比如读一篇英语论文,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读过去,遇到不会的单词查阅一下,这样读一遍,似乎没有什么是我不认识的,但是读完之后,我对这一段文字写的意思到底是什么,却毫无印象,这就是不会阅读。真正的阅读,应该是在一边阅读的时候,就一边进行理解。这里的理解,包含在脑海中构建出相应的画面、显化出文字背后的世界等等。

害怕不一样

刚才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我似乎害怕不一样。

今天在进行管理学的讨论的时候,吴振华说要建餐饮公司,我就有一种自卑(?)的感觉,我觉得以我这种自闭的状态,是不可能会想到建立餐饮公司的。

讨论的时候,我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什么也不敢说,为什么呢?似乎是因为我害怕我说出来的和大家想的不一样,大家就不会考虑我的想法。不一样,不一样,为什么要害怕不一样呢?如果我要说的,完全和大家想的一模一样,那么,我还能为这个团队带来什么新的东西呢?

所以,不要害怕不一样!(其实你现在回过头来看,他们说了那么多的话,不见得就有多大的价值。)

抑郁的时候去的地方

今天(10月26日)大概是这学期以来最抑郁的一天了。其实本来我是不可能再犯抑郁症的,但是昨天受到嘲讽,又发病了,导致今天精神状态极差,什么事情也没干成。这次的抑郁状态应该持续不了多久,因为真正的持续抑郁是由内向外的,而前两年对抗抑郁的经历,已经使得我发展出一套使得抑郁无法在我内心深处扎根的哲学方法,而我今天的抑郁是外界的刺激造成的,这钟刺激也就只能持续一天的时间吧。

上面介绍了今天的抑郁状况。回到正题,抑郁的时候,我那里都不要去,我不需要去散步,不需要去操场,去森林公园,一直不停的走,因为我这样做想要在不断行走的过程中,去思考我所面临的困境,然后想出解决的方案,可是我的脑子大多数时候,并无法专注下来,去思考我所面临的问题,反而是无法控制的去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想着想着说不定就又开始傻笑了),毫无意义。我真正应该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那就是我脑子里的那个精神世界。怎么去这个地方呢?一般而言,去自习室是最好的,因为这里很安静,我可以沉浸在我的世界而不受干扰。寝室不是一个好地方,因为这里太吵,并且如果躺在床上,很容易就睡着了而无法进入我的世界。

讨论

讨论,讨论,基础工业工程组建了一个8人的团队,进行合作解决一个问题。前几天管理学的大作业,也由这8个人的团队一起完成。但是我发现啊,我们这8个人,真正的战斗力,可能比不上一个人。为什么这么说呢?8个人只有4个人活跃,活跃的4个人中,他们是在讨论,但是要么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讨论半天,要么仅仅是各自发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并且很容易看出来,他们的讨论并没有围绕着特定的核心(甚至可以说他们根本就没有一个稳定的核心),所以可见他们讨论拿半天都是说的什么废话(隔靴搔痒)。

讨论,讨论,至少对现阶段还没有掌握如何  借助与他人的交谈来进行深入思考  的能力之前,我认为,我必须要有实现的准备,才能够进行讨论。因为不然的话,讨论的时候他们不会再去讨论与分析这个问题,而是直接就讨论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事实上他们的办法也不是明确的),我根本就不知道我要说什么,我说的这些东西对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有什么帮助。到头来说一通脑子里临时蹦出来的废话还不如不说。

总是在附和,总是在退让

我总是在附和,总是在退让,没错,我总是这样(暂时不想分析造成这一想象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因为我过去的人生实在是太压抑了,太失败了,以至于我也很难看清一些精神疾病是怎样产生的,我只想要改变这种现象)【另外,我只会附和,和我能力太弱,什么事都不会做,什么有价值的观点都提不出,有很强的关系,但是我在这篇文章中想回避这些能力上的不足而导致的附和以及退让的行为,因为事实上,我能力再差,也还是有些能力的,不至于对一切都退让,对一切都附和,这种现象明显是一种非常病态的行为。】。

很多的现象都可以说明我的这个问题,比如上次和陈安东一起学习那个交通仿真的软件,很明显可以看出,他希望我能够快速学会软件,然后去教他怎么用。

狭隘(功利)的学习观

自从这学期前的暑假接触到机器学习之后,我发现我就变得很功利。

比如,现代机器学习有很大一部分是建立在统计学的基础之上的,但是我只想去学机器学习提出的种种数学模型与算法,而不愿意去学习基础的统计学,以及统计学中更基础的概率论。

感觉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但是我潜意识里总觉得我的学习观有问题,似乎太过狭隘,太过功利。

学习与智能

接触都人工智能这个领域,我发现有两个概念,在这个领域很重要,但是却并没有很清晰的区分,这两个概念,就是学习和智能。

有智能,并不代表就会学习,比如所有的人类都有智能,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知道到怎么学习,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学习方法, 不同的学习方法有不同的效果,所以有的人很擅长学习,有的人学习能力却很差,所以可见,掌握了智能的秘密,拥有了智能,并不代表就掌握了学习的奥秘。并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智能更像是硬件的基础,而学习则是在这硬件基础上发展出来的的软件。同样,掌握了学习,并不代表就掌握了智能,在这里我说的掌握的学习,是指,非常死板的学习,即是人类将自己掌握的非常明确的学习方法,利用机器将它给表示出来,所以这种学习,从根本上仍然是人类自己的学习, 只不过借助了计算机强大的计算能力罢了。

所以,现在可以下结论了,机器学习中的大多数所谓的学习,其实从根本上来讲,仍然是算作人类学习,而不是机器学习,因为他们不过是人类总结或创造出来的学习方法,用机器表达出来了而已,所以这里的学习与智能没有半点关系。另外有一些学习,如神经网络,似乎是涉及到了智能,但是他们与学习的关系,我还不是很清楚,因为看起来他们只有智能而没有学习,比如cnn图片识别的能力,地球上的许多的生物都拥有,但这些生物,都是低级生物,似乎并不如人类一般拥有强大的学习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