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起不了床?

我现在简直难以相信,以前的我,无论寒冬还是酷暑,都能做到6:30起床。

现在的我每天睡到10点钟,还不起。

我想,环境固然是一个问题,现在天气冷。所以,外面太冷了。

其实起床,无论好环境怎样,只要我有意志力,那么我一定可以起来。比如今天早上有课,那么我7点肯定能起来。

所以归根结底,我就没有一个七点一定要起来的理由。

。。。。

我想,或许是因为,如果我七点不起床,也不会有任何的损失吧,即不会面临任何我不敢承受的后果。

所以,驱使我早起的动力,根本不是什么梦想的伟大,而是对可能面临的坏的事物的恐惧。

高一下的时候,早起,是因为如果我不早起,那么我就赶不上别人,我就只能一直做一个成绩倒数的人。

高三的时候,早起,是因为如果我不早起,那么我就考不上大学。

大学的时候,早起,是因为,如果我不早起,那么,我就会承受寝室那几个人带给我的压抑感。

双学位的时候,如果不早起,就不能抢到好位子。

考研的时候,早起(事实上起的也不早),是因为如果我不早起,那么我就考不上研究生。

。。。

可是现在,如果我不早起,又会有什么后果呢?有的,可是我不重视。

,,,,

所以,一个人能够取得多大的成就,而是因为他能够承受多大的压力!

一个改变世界的idea

我觉得这个想法如果实现,那么极大的解决教育资源不平衡的问题,即,也许对那些教育资源丰富的人没有影响,但是对那些教育资源匮乏的地区的人,真的是会产生革命性的意义,如果我有生之年能够实现这个idea,那么这会对人类的教育产生深刻的影响!

一个人工智能老师!

目前的想法是一个英语老师,一个类似google home mini这种会双语的人工智能助手,几乎就是一个24小时不休息的双语老师!对口语的帮助,可能是最大的。

不过主要的问题可能是技术难度太大了。

NLP的价值

我觉得这篇文章可能会影响我的价值观念。

说实话,nlp不像物理、数学那么漂亮,是一门很现实的学科。它依附于人类的语言而存在的学科,而不是物质的客观世界,也不是纯粹的理性,所以单纯的一个nlp研究者,我觉得是达不到我心目中的科学家的地位的,因为仅仅对语言的研究,我觉得算不上对人类有多大的价值,但是如果站到AI这个角度来看,那么,还能称得上科学家的称谓,因为这就是研究对人类最重要的智力了。

不说多了,总之:

如果想要成为一名我心目中的伟大的科学家,那么我对nlp的研究,需要向AI靠齐。

而仅仅针对纯粹nlp的价值,其实它自身没有多大的价值,必须结合到一定的现实领域中,才能体现出他的价值。比如医疗、法律、客服、金融、写作、机器、金融的语音交互接口,等等。

,,,这两年提醒我,不要仅仅沉迷于语言自身,多和其他领域的人,比如搞AI的研究者、有nlp应用需求的医院、等等,交流

千万不要封闭!闭门造车,自以为在干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却不和真正牛逼的人交流。

记忆的味道

我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我吃东西,比如手抓饼,我现在最深的印象,仍然是我在邻中的记忆,觉得很好吃,可是我明明在学校也吃过很多次,并且每次吃的时候都觉得不好吃,可是每次我到食堂那个买饼的窗口的时候,我仍然只会记得我在邻中外吃过的味道。

还有西一的番茄鸡蛋饼也是,我几乎再也没有吃到过我大一?时吃到的味道了,觉得味道很一般,可是每次我去西一,却只会记得我在这里吃到过番茄鸡蛋饼的美味,却不记得我在这儿吃了很多次的番茄鸡蛋饼,可是每次味道都很一般。。。

怎么说呢???

只能说,我只会记得好的,却会忘记坏的。

ps. 同样还有cwx,尽管我发现现在我有时看到她会觉得很恶心,可是我仍然只记得在大一大二时,看到的漂亮的形象,而不是现在变得有些厌恶的。

成长的感悟

很烦恼啊,成长啊。成长啊。一个人一直做着同样的一件事,为什么就长大了呢,为什么一切就不一样了呢。

  • 有些无奈,不知不觉就长大了,似乎我除了年龄又长了一岁,也没什么收获。
  • 我已经23岁了,我是爸这边的亲属中,最年老的,可是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仍然是个孩子,还在逃避长大,不想承担责任。

我的父亲

本以为我已经丧失了哭的能力,这辈子也不会再哭了,可是想到父亲,我还是很难受,我哭了两次!

1月23日回家的时候,在五洞桥,父亲来接我,晚上他和妈还到楼上来和我聊天。爸爸出事前一天,他还提醒我,那天是哥哥的生日,爸爸出事的那天早上,妈叫我上去找爸爸坐席,我没看到爸爸,先看到了婆,所以坐到婆旁边,然后还是四处张望的时候,看到了一眼爸爸,但没想到,这竟然是最后一次看到他。

唉。父亲,我的父亲。我对父亲的感情是怎样的呢?似乎不是很好,因为我把我的很多失败归结于他对我的错误的教育。但是,其实我对父亲是有偏见的,因为我根本没有从父亲的角度来思考过的,我只是想要推脱我失败的责任罢了。

父亲,父亲,父爱,父爱。

父亲是一个怎样的人呢?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父亲的人生经历,因为没有问过,我只是大概猜到,父亲是读了初中,再读了两年卫校,在外面打过几年工,我记得我最初在婆家里的时候,爸爸还在外面打工,似乎是后来才回来的,他最开始是在那个中国邮政旁边的那间屋子里摆摊,后来买了现在这里的房子,再后来拆了房子再盖。

我尝试理解一下父亲,主要是从父亲的角度,来理解一下,我和哥哥。

父亲的教育: 初中+卫校,不高

父亲的职业生涯: 外出打工+乡村医生+养蜂子(我读高中的时候开始的),最主要是乡村医生。

先说一说乡村医生这个职业吧,反正我觉得这是一个很伟大的职业。一个乡里,谁有病了,一个电话,隔不了多久,就来看病了。其实这个职业也不易,因为,病不是每天都有,一个乡里,会找他看病的也没有那么多,所以,爸爸的一天可能是下乡看几个病,屋里再看几个病,买几个药,不是很忙,比起公立医院一天看几十几百个病人,真的轻松很多,所以他还可以养蜂子,还可以帮妈卖东西,总之,可以看出来,爸一天的生活不是很忙,所以要说,他一天能挣特别多的钱,也是不太可能的。

爸是典型的农村人吗?我想不是的,其实说起来,他虽然不是村里的干部,但是在村里还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因为啊,毕竟谁有点感冒不找他呢,他认识的人,不比谁少吧。【其实我觉得很奇怪,我父母明明几乎一生都生活中农村,可是为什么我却不觉得他是农村人】

其实我很想从父亲的角度,来看我,来认识我。

其实父亲有他的局限性,比如,他初中对我的教育,认为我只要坐在位置上,就是在学习,却不知道给我安排学习的内容,给我安排学习的进度。它会打人,却不会讲道理。(说实话,父亲不会讲道理这一点很让我不喜欢,)。父亲的。

我觉得父亲和幺幺的一个相似之处,就是都重视教育,但是不同之处,父亲吝啬,幺幺大方。

我觉得从父亲的眼里,看我,我是怎样的呢?

其实我代表了父亲的希望吧,一种什么样的希望呢?

其实很简单,以父亲的想法,大概就是开牛逼的车,比如奔驰,有钱,比如成为中国首富。然后读书的时候,就要读书厉害。

所以父亲能够看到什么呢?父亲觉得他自己接受了教育,但是受到的教育并不多,也仅仅是一个职业教育性质的卫校。

所以父亲对我的想法也许很简单,就是读书的时候成绩好,考上一个好大学,大学毕业了,继续读研究生,然后读博士,最后当一个科学家。然后父亲入党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是想要让我入党,不过不管怎样,我还是把党入了,毕竟这是父亲曾经希望的。(如果乡政府开会提前到27号下午,也许就不会出事了)。

其实以父亲的眼睛和他的能力,也就只能看到教育改变命运这条路了,事实上,这是最直接的一条路,也是最公平,走的人最多的一条路。

出人头地。。。这是父亲对我的希望,其实也是他的希望,也是世上绝大多数的人的希望。父亲是一个乡村医生,在村里也算是家喻户晓的人了,可是想要当个干部,也不行。所以,说到底,他只是乡里的一个普通的乡村医生而已。论医术,他比不上镇里的医生,论地位,他比不上乡里的干部,论财富,他比不上周二家。

所以,好好努力,争取出人头地

怎样变得话多一些

很明显,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的人,从我的十大世界里,宁静的世界是我待的最久的世界就能够看出这一点。话不多,也让我避免了许多的错误,因为的确很多时候,说了会出问题,说错了更会出问题。【并且有时候,我说,花更多的时间用于观察,也有利于我做出更合理的决策】

但是,有时候必须要说话,因为人类之间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尽管你说的话的内容,没有任何的价值,但是只要你说了,那么你们之间就有沟通,那么你们之间的感情就加深了。

但是有些场合,就需要你说一些废话:

  • 亲人聚在一起,说废话

(我觉得我永远不要担心如果我过于强调这点反而会变成讨厌的话痨,这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毕竟能力在那里)

昨天爸妈说(唉,这是回家第二天写的啊,现都是返校第三天了),我要变得多个人交流一些,但是,我该怎么变得话多一些呢?

  • 胆子大一点,想到什么,就尝试说出来,不要瞻前顾后
  • 多多与人交流,实践才是最重要的!
  • 多参加各种活动,聚会是一种,英语角是一种,唱歌是一种,总之有很多的!

什么是算法?

算法导论上有定义,但是实在是太抽象,以至于我看了不能有任何感性的认识,并且记住定义,不能使我自己产生独特的认识。如果按照中文的字面意思,是算术/计算的方法。

由于我想要同时兼顾数学和计算机,所以,算法这个岗位,几乎是最适合我的。然而,算法是什么呢?【没有数学的算法,不能算是算法,但算法并不只包含数学,还包括如递归等算法思想和一些其他的东西】

  • 人脸识别,背后的支撑是算法。
  • 搜索引擎,背后的支撑是算法。
  • 自然语言处理,背后的支撑是算法。
  • 大数据规模下的快速数据处理,背后的支撑是算法。
  • 推荐系统,背后的支撑是算法。
  • 车间调度,也是算法,遗传算法也是算法(本质是求一个组合优化问题)

所以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算法是什么,我个人的粗浅理解是:

算法本质上是求解一个问题的方法,而这个问题比较特殊,它的解决,通常是将这个问题抽像为一个数学(逻辑)模型,然后利用数学知识以及计算机的能力,进行求解。(这时候计算机时常被掩盖的本质属性——计算就凸显出来了)。

并且这个问题尽管部分来源于现实,但它也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计算机自身,因为一切信息,都是以计算机自身为载体的。

亲情

毫无疑问,亲情会越来越淡,这主要是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交通的发达,导致人的流动性大大提高,亲戚之间不再居住在一个相对稳定的地域了,所以相互之间的走动少了,感情就淡了,二则是随着孩子抚养成本的上升,以及计划生育的结果,亲戚的数量少了,这就导致亲人之间聚在一起的时候,没有那么的热闹了。

唉,我觉得未来,基本上近亲可能还能维持,远亲就很难维持了。

我突然又想起二叔喝醉了后对我说的话,对父亲的怀恋,对我的关心,最后我以后有出息了,要帮一帮弟弟妹妹?

唉。

亲情亲情,要走动才有感情啊!

亲戚,老家的人

我前几天写过文章分析我对亲戚,以及老家(同乐场)的一些人(主要是父母的熟人),似乎是在逃避他们,

先看一看,我有多少亲戚吧。

父亲这边(12): 妈,婆,二叔,幺幺,幺姑,二娘,幺娘,姑爷,汪珊珊,汪露,汪俊汀,朱仝

婆这边(3): 幺姨婆,二姨婆, 三姨婆

幺姨婆那边(4):幺姨公,玲玲娘娘,莎莎娘娘(不过她似乎没到椿木来过),彭磊表叔

妈这边(17): 家公,家婆,大舅,大姨娘,幺舅,幺姨娘,大舅娘,大姨爹,幺舅娘,幺姨爹,姜琼,姜涛,(似乎大舅这边有三个孩子,两女一男,但是为什么我只见到两个,我记得还有一个女的,是我的小学同学啊?),秋秋姐,韩姜,姜依玲,姜依红,陈思诚。

说实话,我觉得这就是比较亲的人了,即,妈这边的三代,爸这边的三代,由于一些原因,婆那边也比较亲。

说实话,我记得还有一些人,比如说大姑婆那边,我都不认识了,还有那个叫梁小平的,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叫他(叫表叔?),我印象里,似乎他是大姑婆的儿子,因为他结婚的时候,我还去过??还有殷四的妈,妈妈叫大姑,我该怎么叫,这个亲戚是怎么来的?还有五叔这个亲戚是怎么搞出来的??

小学的汪远国老师的兄弟来帮了我们家,但是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叫他。汪远国

。。。。。。。。。。

顺便理一理亲戚的称呼(称谓),因为我小时候不喜欢叫人,都不知道怎么说了。【说实话,农村的亲戚关系太复杂了,遇到比我高两辈的,我都不知怎么喊,然后如果说亲戚关系,总能扯到一点】

以下的同辈,主要指兄弟姐妹。。。

母亲这边的同辈,男的叫舅、女的叫姨

父亲这边的同辈,男的叫叔、女的叫姑

婆这边的同辈,男的叫舅公,女的叫姨婆

公这边的同辈,男的叫叔公?,女的叫姑婆

外婆这边的同辈,男的叫外舅公?,女的叫姨外婆?

外公这边的同辈,男的叫叔外公?,女的叫姑外婆?

,,,好复杂啊!!!不管了,以后遇到更多的亲戚再说啊,另外具体的称呼,还是得根据家乡的习俗来,我在武汉也不可能把这个问题理清?

。。。。。。。。。。。。

说实话,老家的地名,我是一点也不清楚了,因为初中之后,我就被关在屋里不准出去了。

吴家坪的人,后背沟的人,我是都不认识的(汪波,汪然也是和哥哥耍的好的人)。

椿木的人,我也不认识多少,周二,红梅,关四,寇远陆,唐摩托,唐帅,唐辉,熊伟,陈良贵,陈琦。

,,,

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些椿木的人,以后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