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保护欲

刚才分析为什么会喜欢小囡囡这个角色,甚至有些恋恋不忘,发现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她的柔弱激发了我的保护欲。

没错,就是保护欲,如果说我曾经在杜金梅身上产生过的最强烈的冲动,应该就是想要不惜一切的保护她吧。

前几天还在想用一个什么样的名词来形容内心最深处的心理,我想,守护者,或许是最贴切的。

保护欲,保护欲,这世上又有什么值得我去守护的呢,自然是值得珍惜的东西,才是值得守护的。比如宁静是值得我去守护的,善良也是值得我去守护的。

当然,如果我又一个女朋友的话,女朋友是值得我去守护的,如果我有孩子了,孩子也是值得我去守护的。

守护啊守护,其实这是很难得的体验,因为这需要两个不可或缺的东西:值得你去守护的TA,守护TA的实力。(也许还有一个就是需要我去守护,毕竟面对强者,我还是不要献丑了,不过,也许别人也看不起我。。。)

教育

我觉得,教育真的是一个牵动我的心绪的东西,我之前很想在两个领悟有所作为,一个是医疗,一个是教育,因为这两个都是非常需要天下为公的,我认为即使是最差劲,最贫困的人,也应该在这两个领域上得到不算太差的待遇,是一个可以看到“损有余以奉不足”这种精神,以对待最底层的人的地方。

无奈我对这两个东西都不是很了解,医疗这个系统很专业,本就不是普通人容易了解的,而教育这个领域,根据自己的经历,有一些了解,但是却缺乏系统的认知,深入的思考,比如谈到教育改革这个问题,我除了深深的关切外,也做不了什么。

教育,教育,我该说什么呢?等以后有机会再来深入思考这个问题吧。

当你的对面/旁边坐着一个美女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所谓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以我的能力,还没我达到可以对美女免疫的程度,所以这个时候,我必然是心神不宁,难以静心,那么这个时候我该怎么办呢?

答案很明显了,敌进我退,只要我离开这个地方,那么自然就见不到这扰动我的心身的东西,自然就也就不会心乱了。

所以,当你的对面/旁边坐着一个美女的时候,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

行百里者半九十。热情与坚持

我记得我和赵鑫老师说过,我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并且如果我不勤奋的话,我的头发也不会秃了,我之所以显得勤奋,是有客观观原因的。而我能够显得勤奋,最核心的一点是,我正处于0到1这个变革的阶段,所做的一切都是新的,所以我做的所有事,都是以前没有做过的,自然,“新”的体验,使我充满了奋斗的热情。

但很明显的是,0to1这个阶段的路程基本上已经走完了,所以靠热情来支撑我奋斗的阶段也已经基本上结束了。

剩下的阶段是1,2,3,4,5,…,+infinity。

其实往大了说,和朋友相处也是同样的道理,开始的时候,想要结交朋友,所以经常说个不停,后来渐渐熟了,觉得朋友已经形成了,也就不想说了,然后朋友也可能因此就淡了。

甚至女朋友也是一样的。。。

再说大点,做任何事情都是一样的,只要这件事需要的时间很长,那么你总会度过0to1这个靠热情支撑的阶段,进去需要各种手段来坚持的1to2to3to∞的阶段。

所以陪我走过1to2to3to∞这段cs旅程的,

不再是每天2点睡6点起、靠喝咖啡提神,这样纯粹的热情,

不再是“因为这是我热爱的,因为这是我喜欢的,所以我一定有为它而不顾一切的奋斗的动力”这样的naive的逻辑。

而是

想尽一切办法,使我不得不早起

想尽一切办法,使我不得不早睡

想尽一切办法,使我不得不努力

想尽一切办法,使我不得不治病

想尽一切办法,使我不得不锻炼

而这“一切办法”,就有点血腥的味道了,类似于,破釜沉舟这种,如果不做,那么就要承受后果!

1to2to3to∞,

刘强东案

其实最开始知道刘强东案的时候,我是觉得,强哥还是挺牛逼的,毕竟实干家,即使发生了这种事,也毁不了我的敬佩。直到有一天在图书馆,经常看到一个一直玩手机的小姐姐之后,我觉得这个小姐姐很奇怪,因为她很漂亮、很有钱(beats耳机)、但是却总是玩着手机,不像是一个富家女应该的特点,打扮也很成熟,身材像模特,进而让我联想到了被靠漂亮的肉体赚钱的人(模特),对她产生了欲望,撸管之后才幡然醒悟,倘若有这样一个小姐姐对我施展美人计,色诱我,我岂不是就下套了。由此对强哥案产生深深的怀疑,是否是他得罪了人,被别人使用美人计,来一个仙人跳,想要坑他。

现在这个被下套的事实,随着视频的出来,基本上已经实锤了,知乎上那些站在道德的高低上使劲批判的人,现在也被打脸了,不过知乎被打脸也不是第一次了,高考试卷被换那个话题也是,开头的画风很诡异,我***的学生,怎么怎么牛逼,怎么可能考这点分,不讲证据,然后诋毁对方的观点,认为别人在刻意抹黑)。

我觉得这个案子给我有三个启发:

1. 人心险恶,如果不注意得罪了人,小心到时候被人下套黑。

2. 女人不见得就是看重自己的贞洁的,不然婊子是骂谁?不然你看的小视频里的那些女主角都是谁?总之,这是坑男人的好东西,也是发财的好东西,是女人最可怕的武器。

3. 人在这个世上总会面对这样那样的诱惑,有的是别人给你的,有的是环境自然形成的,对这些诱惑(特别是色诱),最好的办法就是保持距离,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美女在怀,不如宁静在心!

(还可以说一个,知乎上的那些“正人君子”,不要被他们洗脑了,要有自己的判断!因为一个人和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本就很坑爹了,如果一群人再和你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简直就是要把你坑死。)

木兰天池 有感

其实吧,每次到这种人群多的地方去,我都会有收获,最大的收获,就是了解和人相处是怎么回事。【因为说实话,我很少和人交流,这种机会能够充分暴露我的缺点

首先批评一点,我昨天的态度,似乎就那样,似乎什么也没有,但是其实世界并没我那么简单,我应该变得开放一点。

因为毕竟谈到和人相处,特别是和特别多的人相处的时候,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问题。

唉,感觉又回到了我的性格缺陷的问题,又回到了我的封闭性的问题。

说实话,我是矛盾的,因为本质上来讲,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我对他们是没什么兴趣的,他们的喜怒哀乐又关我什么事呢(除了两个人以外),并且我是一个内向的人,我和他们打交道,并不会获得什么能量,而是会消耗我的能量,所以我并没有和他们打交道的任何内在动力。

所以我有些想说,为什么要关注这些奇怪的东西呢?为什么要自增烦恼呢?

所以啊,其实我不过是像治好自己不会和人打交道的毛病,至于和那些同学搞好关系,并不是我的目的,因为毕竟我和整个IE专业,存在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真正的朋友,是几乎不可能的。

,,,

不过是要看一看我在人际交往上,存在着哪些缺陷罢了,说一下暴露的那些缺点吧。

1. 不敢在多人面前说话,比如说果果和张璞给我打电活,我在地铁站的时候就不敢接,其实周围的人听到我的说什么,又怎么样呢?毕竟路人一场,以后再也不会有瓜葛。

2. 有些退让,可能是因为人太多的缘故吧,比如在那个桥上,其他人都去了,然后离得太远了,我就有点不敢去。

3. 有些冷漠,说实话,对这个游玩,尽管是5A景区,可是没什么特别的好奇心,也不想多说什么,也不想多看什么,也不想多想什么,总之,一种无聊的感觉,对什么也没有兴趣。

4. 不会玩,人多了,想自己干什么的,也怕别人说,那么多的项目,感觉也没有太大的意思。

为什么要锻炼身体

久了没锻炼身体,现在跑5圈都有点费力了。

【其实我觉得,一个浑身肌肉的体魄,可以有一下几点好处:

整个人看起来更有精神

看起来更帅

让我更有自信(前面三点可以帮助我找到自信)

别人对你不自觉的就好看了一眼

其实很简单的道理,就和适千里者和适百里者的区别一样。

如果你的目标,就是每天能够躺在床上,玩手机,然后到20米外的食堂/超市,吃饭/买东西,那么我可以顶着234斤的体重,凭着跑100m的步力,你就可以活得很快乐了。

总之,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身体越强,革命就能越强。

当不止我一个人的时候

之前去木兰天池的时候,不想照相,其实又有什么时候我想要照相呢?

我自然可以不用照相,因为反正我照相,也是给我看而已,我自然也不用和工业工程的同学照相,因为毕竟我们本就没有什么交集。

似乎都是借口,都是逃避的借口,我一个人的时候可以自己逃避,旁人与我无关的时候,我也可以逃避。可是如果我的身边,是我最喜欢的人(比如燕池)呢?如果再加上一个限制,我只有这一次和她合影的机会,那么我该怎么办,这种情况下,我永远也不会逃,因为逃的话就会失去一个值得我一辈子纪念与回忆的美好的东西。

所以很多时候,当我的周边没有我在意的东西的时候,我可以逃,当我的周边,存在着我在意的东西的时候,我不能逃。

很多东西,很多一个人的习惯都要变,

可是,什么时候会有这样的机会呢?

非“客观实在”

其实物理学给了我们一种很奇特的世界观念(我没深入学习过量子物理,所以不太懂),比如世界是由基本粒子组成的,最底层的粒子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什么原子、电子、夸克、光子,等等。

总之,这些概念对人的世界观的形成有着深远的,但是物理的世界观,终究有它的缺陷。

至少爱因斯坦也是有这种信念的:上帝不掷骰子。所以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的背后,都受着一套确定的规则所支配,并且这套规则是永恒不变的,宇宙开始的时刻存在,到宇宙终结的时候仍然存在。

其实我想说的,是一种类似于从图片中认识出一个物体,从语言中理解到含义的这种东西,就不说股票这种完全受人类信心支配的东西了。他们的一个特点是,他们不像是物理中的规则,也没有确定的物质基础,而像是一个从不同事物中抽象出的概念。

有点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其实我说的是,是一种类似于上层建筑的东西,它的基础是大量微弱的存在,就像是社会关系,它就是一种看不见的东西,但是我们可以说我们是朋友,路人,敌人。

就像是用简笔画画一个人,可能的形态有无穷无尽种。

,,,

总之,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底层物质之外还有,很多更上层的概念。物理学叫做基础科学,就是因为它研究的是物质的性质,而不是一些建立在这些性质上更上层更上层的东西。另外这些上层的东西,通常都是依赖于大量的底层物质而存在,因为它是从一群东西里抽象出来的东西,不可能是一个单纯的东西就能得到的,比如你不可能从一个原子得到一个人,不能从一个细胞得到人,只有无数的原子,无数的细胞,才能得到人这种东西。

旁观者的人格

【其实我并不是真的有旁观者倾向,我发现至少有两个人,善良和宁静,是我永远也不可能旁观的,所以从根本上来讲,我选择旁观,只是因为这些东西对我而言,只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如果真的重要的话,那么我会控制不住的想要主动】

我发现其实我的行为透露出我的一个很强的旁观者的人格特性,这个特性在我去心里服务部面试的时候其实已经被我显化出来了——我有旁观者的倾向。

我记得我曾经数次讨论过这个问题, 还写过一篇“旁观者倾向”的文章,专门批判这个问题,主要是批判这种性格的冷漠。

说实话,这种性格的冷漠的确值得批判,比如我对我的亲人,说实话,在感情上很冷漠。即使是朋友,我仍然没有什么至交,即使有几个交情深的人,但本质的冷漠依然存在。

【当然我说过,旁观者可能是我为了保护自己免受精神的折磨而自我发展出来的一种机制,因为如果不牵涉其中,就不会遭受牵涉其中的痛苦】

一些现象:

为什么我去了别人空间之后,就会想要抹除一切痕迹,因为我不想让别人认为我曾经关注过TA。

为什么总是不想打扰别人,如果要连累被人多麻烦,我宁愿放弃自己。

总之,旁观者的一个特点就是,只想做一个局外人,不想在任何地方留下我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像庄子和老子,除了留下的两本书以外,他们的生平事迹大多不为人知,我就向往这种生活,甚至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在这个世界上干出一番事业,名垂青史,那么也许后人看我的时候,就好比我看老庄一样,除了那些值得流传的,其他的什么也没留下,没有人知道我的生平。

似乎就像是一个隐士。

但其实是矛盾的,一方面我有隐士的倾向,另一方面我又不甘于平庸,想要有所作为

不过其实很多时候我不是不想有所作为,而是我已经习惯了做一个沉默的人,做一个无能的人,我没有作为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