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生活的一些想法

其实本来是没有打游戏的打算的,不过为了个汪俊汀拉进距离,就打起游戏了,但是没有想到竟然陷进游戏的坑了,上瘾无法自拔了。这种疯狂的游戏生活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上一次还是初中毕业的暑假,玩星辰变(估计这个游戏现在也没什么人玩了),那个时候后玩这款游戏,打了一个暑假,才接近全区排行榜的末尾,从此深刻的意思到,游戏本质上还是圈钱的工具,越到高级别,没有钱的话,升级越难,所以渐渐就没有玩这个游戏了,不过游戏里还是有一些朋友的。(王者荣耀还真是小学生的游戏,因为qq好友推荐里的王者荣耀互赞队友,都是12,13岁的。。。)。

昨天突然对王昭君这个英雄很喜欢,因为她是蓝色的,这还是杜金梅的影响,所以还是忍不住啊,或许也是宁静的颜色吧。我感觉我是真的喜欢这个英雄,就像杜金梅一样,开始的时候没有特别的感觉,可是突然就变得非常喜欢了(因为突然发觉是蓝色)。玩了几十局的王昭君吧,开始的时候觉得有些无聊,不过现在觉得也是一个很强的英雄,尤其是团战的时候。打起来比妲己还顺手,因为不用总是蹲草从了。那么多的英雄,有一个特别喜欢的,其实也很正常。

不过游戏终归是游戏,它能够让人上瘾,能够给人带来暂时的快乐,可它毕竟不是现实。时间总是有限的,花在游戏上的时间越多,花在现实中的时间就越少。时间是如此的宝贵,现实中成功和游戏中成功,两者只能选一个。

不知道说什么。说一说单机游戏和网络游戏吧。说实话,其实一个人打游戏没什么意思。今天打游戏还有点感觉,因为毕竟很喜欢这个英雄,新玩也有新鲜感。但是呢,其实昨天特别是前天晚上打游戏,那种感觉很特别,就是我觉得这个游戏,就是不停的做着一些机械的动作。如果游戏中,大家能够互相交流,那就很好了。但是其实吧,游戏里的交流互动再多,意义也不大,因为毕竟不是现实的世界。其实就好像我的十大世界一样。

。。。。

如果以后学习,能够像玩游戏那样,一直不停就好了。

民主和自由

其实这两个东西有些类似道德,只需要耍耍嘴皮子,就可以抢劫获得利益了。

我发现一个特点,就是比如香港台湾美国,总是喜欢打着自由民主的旗号说各种刺耳的话,仿佛自由民主是拯救社会的灵丹妙药,没有自由民主的人,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一样。

首先我觉得吧,民主自由有它的优点,但同样也有它的缺点。所以一味的吹捧自由民主,把一切失败都归咎于不自由民主,把一切成功都归咎于自由民主,这种行为真的是其心可诛,因为它用两个“漂亮”的词语,掩盖了事物背后的真相。

我要说什么呢?我想批判那些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把自由民主挂在嘴上的人,因为他们就是变相的抢劫,想要靠所谓的道德制高点,获取他们的利益。(另外双重标准也挺6的,要别人民主自由,自己却又不)

然后再谈谈极端情况下的民主和自由:

极端情况下的民主,首先是效率底下,因为事事都要征求全部人的意见;其次是无法保证少数人的权益,因为人性使然,那多数人总想把那少数人的权益,给掠夺完;再其次是民主决策结果往往和长期利益相悖,因为大多数人的眼光只能看到暂时的利益,而暂时的利益,与长期的利益是冲突的。所以我们可以看到民主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往坏了讲,就是多数人的暴政

极端情况下的自由,会是怎样?我觉得自由之都,一定是罪恶之都,因为有了自由,那么还需要法律干什么,还需要道德干什么?这个自由的世界,每个人为了自己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行事,必然是丑恶的。另外,极端的自由一定会发展到一个稳定的状态,就是两极分化,因为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没有人会帮弱者说话。最终这个社会一定会崩溃,因为最低层的人看不到希望,就不要命的出来闹事了。【我觉得可以用“不择手段,不设底线,不知廉耻”这三个不字开头的成语来形容自由的邪恶面】

芸芸众生

人类本质上是维护自身利益的生物。一个极端的例子,即使是杀人如麻的杀手,也会用各种各样的手段,维护自己的利益。因为即使我毁掉了这个世界,这个世界仍然需要温柔待我。

很多时候我我都会奇怪,为什么人们不能够用客观的理性的公正的角度来看待一切。

首先分析一下人类的利益心理:

  • 你对我好是应该的
  • 并且你应该持续的对我好,如果你不持续的对我好,就是坏
  • 你对我有一点点的坏,就是特别坏
  • 我对你很多的坏,也不算太坏
  • 得了不该得的,你也别想拿回去
  • 拿了不该拿的,你得还回来

这是利益的双重标准,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双重标准其实是利益不对等的,即只要自己获得最多的利益,让其他的人获得最少的利益。

另外一路很精辟的话“当事实对你有利时,多强调事实;当法律对你有利时,多强调法律;当事实和法律都对你不利时,敲桌子把事情搅浑”,这辩证的体现了事物的多面性,以及人类为了自身利益的最大化,所做出的各种各样的手段。

然后我发现人类本质上是情绪思考的动物,而不是理性思考的动物,并且很多所谓的理性思考,也是建立在情绪思考的基础之上的,是伪理性。然后呢,这里的情绪思考,很多都是短期的可以直接看到的利益,因为人们通常看不见长期的或者间接的利息。

然后再说一些人类的一些奇怪心理现象:

  • 自己所做所想都是对的,和自己所想所做不一致的都是错的。
  • 别人应该按照我的意愿行事
  • 人们只看得见自己的观点,却看不见别人的观点,即使从理性的角度来看,别人的观点也许更客观(这就是视之不见吧)

所以也可以看到,人类观察世界的外物,都有一个“完美”的模板,这个模板就是他自己。这里可以看出人类的以自我为中心


然后再来看一看所谓的大多数。

其实大多数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沉默的才是大多数。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想法。

另外我之前总认为对某个事件而言,绝大多数人是利益无关的,但其实这既是对的,也是错的。对的,因为的确没有太多的利益相关,毕竟不是身边亲近的人。错的,因为毕竟人人都有带入感。

不想分析这个问题,因为毕竟我对这个人类的世界还是看的太少,我不知道什么才是大多数?

欲不欲

其实我发现欲望有些类似自发性,即人类会不自觉的朝着能够实现这种欲望的方向前行。

我觉得漂亮的女生都有魅惑,以后特别注意这一点,因为这种魅惑会让你被她吸引,然后很容易使你不知不觉就被人利用了。

老子说,欲不欲,不贵难得之货。欲望这种东西,之所以人们都向往,其实也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物以稀为贵,因为这种东西难得,所以就相近一切办法得到。

其实人的欲望有很多种。没有欲望的人是不存在的,因为欲不欲,其实“不欲”也是一种欲望。并且欲不欲,也有些“有所欲,有所不欲”的感觉。

不知道说什么,说说人的懒惰吧,比如我会自发的躺在床上或者坐在床上,而不是

关于研究生阶段的选题

其实如果一段时期内专注于一件事,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容易疲劳(这时候除非有咖啡,不然真的脑袋昏)。

所以我想,如果我选题的话,可能会同时选择几个题目,这样的话,疲劳的问题应该就能够解决,并且的话,在多选题的情况下,一个课题失败了,但是另一个课题成功了,得到的损失也会少一些。

关于导师等问题(研究生生活等)的杂想

这个暑假慢慢想吧。。。

其实按理来说,如果我没有那些初心,如果我没有自己那一点若有若无的想法,也许我现在就是全心全意的听取导师的安排了。

说实话,不知道未来研究生的生活会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我应该怎样去面对研究生的生活。也不知道该怎样处理和实验室的同学,其他实验室的同学的关系。也不知道我的定位会是怎样的。

不过老师说,编程能力还有英语写作能力很重要,这是显然的。我也的确应该提高自己这方面的能力。


说一说和周围的老师和同学的相处吧。怎么说呢,其实我是想把信息学院当做家一样的地方,因为说实话,华科这个地方,说是母校,但我在这里更像是在漂泊,没有什么归属感。

我觉得吧,我在这里肯定不是只有专业路上的奋斗,应该还有一定的社会贡献,即我和这里的人一定在某种程度上联系在一起的。

所以这里就有一个问题,就是我应该怎么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这里的联系有一定的纽带,一种纽带是专业上的探讨与合作,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纽带,就是不知道会是什么。

什么是完备性

其实完美的对完备性的理解应该是建立在数理逻辑中的概念的基础之上的。但是我发现其实我已经对“完备性”这个概念有很多的思考了。

以QA问题,给定一篇文章,和一个命题,完备性就是说,通过这篇文章,我们能够对这个命题加以判定。所以完备性是说,这个问题是不是我们能解决的。

按照某种生成法则,我们能够得到所有可能的命题,即这里存在一个所有命题构成的空间。然后在这个空间内,并不存在任何的集合(子空间),使得这个子空间的命题不能够被判定。

所以完备性是说,这个空间是被可判定命题充满的,没有不可判定的区域。

三篇博士论文有感。。。

这里主要讲我看到的斯坦福的三篇博士论文的收获。主要的论文应该有三个,一个是对论文涉及的领域的一个大概的了解(这个了解要深入,必须参考其他文献),一个是对博士论文的结构有所了解,毕竟我以后也要写,然后最重要的是第三点,就是看清楚,一名优秀博士毕业,要达到什么样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