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和我的后辈以及我的长辈相处(交流)?(甚至到一般意义上的亲戚)

感觉这个问题不是很紧迫,有时间再了解吧。

其实这个问题,寒假过后就应该总结一下的,可是没有总结过。总之,亲戚的问题,是逃不了的问题,我试着讨论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未来的亲戚关系会是怎样的,第二个问题是我和未来的亲戚的相处模式会是怎样的?

先说一下我的性格缺陷,首先和长辈交流存在问题,这是我自小就有的毛病,我从小就和长辈的交流较少。然后和晚辈的交流,原来问题不是特别的大,后来随着我的长大,这个问题就逐渐暴露出来了,渐渐的,我和家里的弟弟妹妹几乎没什么交流。(和平辈的交流,也存在很大的问题,不过相比起那两个问题,还不算太大)【注意这里对交流对象的划分:长辈、晚辈、平辈

所以这里主要分三个部分进行分析,我应该怎样和我的长辈、同辈、晚辈交流。

和长辈交流。

和同辈交流。

和晚辈交流。


其实从利益的角度出发,这个交流起来很困难也是正常的,因为啊,社会结构变了,亲戚关系变得不那么的重要了,所以交流自然也没有多重要了。

写作APP问题

我的写作主要集中在几个地方:wordpress、为知笔记、QQ空间、便签、幕布。然后主要的写作内容,集中在QQ空间和wordpress上,因为一个是用于随意的短暂思考,一个是用于深入的长期思考。【还有一个是本子,不过这个一般是用来长篇大论的,另外还可以自由的涂画,不受电脑只能通过键盘书变进行输入的限制】

按照写作长度来划分,这一点其实我之前已经做过了。

唉,这个产品设计的问题还真是一个问题。

稍纵即逝

世上有很多东西,会等你慢慢思考,等你做出决定后继续前行。

世上也有很多东西,错过反而更好。

但同时,世上也有很多东西,它不给你思考的时间,稍纵即逝,并且一旦失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就仿佛一辆一生只发一班的列车,在每个站点仅仅停留1分钟,如果你错过了这1分钟的时间,就永远失去了乘坐这趟列车的机会。

ps. 其实主要就想说,有的事情,不要有太过犹豫和太多的思考!

重要的人

其实重要的人,目前看来是没有一个的,理论上来讲,未来会有一个女朋友,再未来会有一个老婆,再未来会有两个孩子(也许是一个,但我希望是两个),这是必然的。

之所以思考重要的人,是因为一旦涉及重要的人,就会存在一个和我个人特性矛盾的地方:低调不与人交流和必须得进行交流。

说白了,就是我现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脱离社会的人,如果遇到这些重要的人,那么会出现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会让我变成一个社会的人,不得不做出社会的行为。


比如形象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我肯定希望自己的形象能好一点。

比如娱乐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我肯定希望能和TA一起玩啊。

比如照相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我肯定希望和TA有一个好的合影啊。(看样子,我以后只有照合影了)

比如展示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我肯定一样自己能够有很好的表现啊。

比如生活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要是和她生活的话)我肯定不希望变得邋遢啊。

比如孤单问题,如果是重要的人,我肯定不希望TA孤单啊。

所以啊,如果遇到重要的人,我很多的行为都为做出变化。

正所谓“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尽管我现在还没有遇到对我重要的人,但是,也许一百天以后,一千天以后,就遇到了,所以为了迎接未来的这一天(或者说走向这一天),我必须有所准备。

主要也就形象问题、社会存在问题、娱乐活动问题等等。

怎样开脑洞?

其实我觉得以后开脑洞,可以去创造的世界。

或者说更准确一点,怎样编故事。我以前说我是一个习惯开脑洞的人,可是为什么我现在这么死板???

突然想到,前天晚上,又会飞了,然后呢,飞到了两个洞里,似乎是逃脱一个人的追击。

根据我的经验,开脑洞,首先需要一定的条件,就是既然我要进入一个虚拟的世界,那么我首先需要尽量斩断和现实世界的联系。这个要求,基本上就是戴上耳罩和眼罩。然后呢,温度等环境条件要适宜,这种适宜的结果就是,让你感受不到你生活在一个什么特定的环境之中

然后还有两个条件,一个是整个需要一定的清醒的精神状态。因为需要主动的控制脑洞的发展方向,这是需要精神的能量的(千万不要睡着了!)。另一个则是创造的种子(创世的种子),这个种子,可以是对某件事的迷茫,对某件事的愤怒,可以是对某个人的感激,可以是一个目标,可以是一个隐约的想法,总之,只要是一个可以诞生出一方小世界的“种子”就行。

自学的陷阱

批判的精神一直都是很重要的,因为只有批判,才能够去掉那些无用的,会伤害我的东西,才能够拿到最纯真的本质。回顾我的自学生涯,我发现我竟然没有写一篇对自学的批判,真是不应该,再想一想我现在自学人工智能方面的知识遇到的困境,我觉得实在是应该系统的来批判一下自学了。

寻求社会压力

社会压力,其实是外界动力。毕竟,出则无帝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这个问题,是解决我现在迷茫精神状态的一个重要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也可以说是我的封闭性问题,因为打破封闭就意味着要和社会接触,只是说这个和社会接触是否会带来社会压力的问题。

唉,有种无计可施的感觉,很苦恼。因为我发现这个社会这么大,我却找不到去处。

其实最容易的是学术交流活动,其次容易的是娱乐活动。前者有专业水平,但这正是我具有的,后者没有高的门槛,只要你想玩。。。

怎样鉴定我的傻逼行为?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呆久了,突然喜欢自言自语的骂妈卖批,真是奇怪。(性格有些朝又疯又傻的方向发展)

不说了,因为我现在就在做着傻逼的事。

其实很简单,有以下几个判断标准:

知病而不知。(已病与未病都算)比如听歌

知错而不改。

重蹈覆辙


其实傻逼是和聪明相对立而产生的,所以什么才是聪明。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想,我是可以判定某些情况下,我是否是傻逼的。那就是,我明明知道正确的做法是什么,可是我却选择了错误的做法,这就是傻逼!

观”功夫”有感

我觉得我和星爷有类似的地方,比如我和他出身都不怎么好,比较穷,然后我和他的性格都比较内向。所以有时我对自己的性格感到懊恼时,就会去网上搜索”周星驰 内向”等关键字,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值得我思考的信息。

今天看到柴静的看见”旁观者 周星驰”。这里的旁观者应该是指周星驰的童年,因为它总是默默不说话,观察着这个世界。是啊,陪伴一个人的特性,从童年就已经显现了。

我在这个采访里,看到的星爷,其实我觉得他是一个悲剧人物,一方面是因为他50多岁了,还没有结婚,另一方面我觉得是他真的是受过很多苦,童年父母离异而且还经常吵架。(不过我觉得他母亲应该是一个有文化的人,因为毕竟是能用滕王阁序起名的人),长大后一长段时间都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而只能跑龙套,啊,一个天才般的人物,却憋屈了六年只能跑龙套,这是怎样的挫折啊。

之所以看”功夫”是因为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周星驰小时候迷恋李小龙,甚至还练武,并且他走上电影的道路,也有李小龙的很大一个原因。所以,功夫必然是一部带着周星驰儿时梦想的电影。

其实功夫吸引我的地方有几个:

人物的巨大反差,一个看起来很弱的人,实际却是隐藏的高手。扮猪吃老虎,我觉得这就像是我,有实力,却又不彰显。【其实我就是想说,不要以貌取人】

另一个特别吸引我的地方,是因为我看见了破茧成蝶。